校友 | 中南荆楚战雷神 ——专访中南建筑设计院董事长李霆
2020-04-13

李霆,1980年-1988年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学习。现任中南建筑设计院党委书记、董事长,获“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称号。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带领中南院12天完成雷神山医院的设计施工交付任务,在1个月内完成38个抗疫项目。



军号响,除夕之夜接命令



庚子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1月24日,大年三十。20点30分,正当千家万户洋溢在春晚的热闹氛围中时,中南建筑设计院(简称 “中南院”)接到武汉市城乡建设局的通知:将中南院原 EPC(工程总承包)项目武汉军运会运动员餐厅改造建设为武汉第二所专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即雷神山医院,选址江夏区军运村。


作为疫区中心的武汉,当时正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集中爆发期和防控的关键期,雷神山医院项目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不言而喻。疫情如火,刻不容缓。中南建筑设计院董事长李霆第一时间部署,由公司总经理挂帅、医疗健康事业部统筹,组织精锐团队力量,当即打响了雷神山医院抢建的设计战“疫”。


中南院是在武汉的大型国有设计院。作为国内最早成立的综合性设计院之一,中南院有68年的历史、近2000人的技术团队,有200多个医院包括武汉协和、同济这些大型综合性医院设计的丰富经验。此次中南院组织的队伍,是由在武汉的精锐专家、设计师等几十人组成的项目团队,涵盖建筑、结构、给排水、电气、暖通、造价等全专业,是一支技术力量雄厚、设计经验丰富、敢打硬仗能打胜仗的骨干队伍。


从接到任务开始,项目团队就开始了不眠不休的奋战。医院项目在设计施工过程中的修改往往是很多的,雷神山也不例外,经常一个总图在一天之内就有五六次变动。团队在这段时间日日夜夜都在赶进度。变化往往会推翻上一阶段的成果,但没有人抱怨。大家深知自己的工作就是在与时间赛跑、与死神赛跑。团队成员只有一个信念:早日优质高效完成设计建造,要拼尽全力和疫情抢时间。


雷神山医院是与疫情生死竞速的工程,是在全国4000余万“云监工”注视下完成的重点工程。正常情况下要完成这种大型医院的设计建造至少需要半年时间,而雷神山医院项目不仅任务重、时间紧,6天里还3次扩容,从3万平米激增到7.99万平米。总体规模接近3个小汤山医院,但工期却与之相近。设计调整的频繁程度、深化设计的难度之大前所未有。


雷神山医院的病区除了按照传统的三区两通道模式进行设计,每间病房都设置了缓冲间和传递窗。每个标准病区的医护工作区都有严格的洁净通道和流线控制,避免走回头路,减少交叉感染。设计人员将隔离医疗区与医护生活区严格区分,防控可能发生的污染。


由于春节和封城,建筑材料比较缺乏,难以按常规模式和流程设计。为了准确高效地沟通,设计团队在办公室和施工现场多线对接,突破常规,边设计边施工。设计人员轮班轮岗,24小时驻现场服务,密切配合现场施工。现场设计人员及时反馈工程进度及发现的问题,后方设计人员则随时对方案进行调整。


由于项目涉及到政府、业主、医院、代建方、施工方、监理单位等各方关系,面对建设各方复杂状况和各种难题,设计团队凭借其强大的技术功底、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沟通协调能力,积极主动、及时地处理解决了各种紧急问题,确保了雷神山医院如期交付,圆满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此次疫情期间,中南院所接令建造的不仅是雷神山医院。截至2020年2月22日,公司医疗健康事业部牵头完成抗“疫”医院设计38个。其中,医院建造、改造设计14个,方舱医院改造设计21个,方舱医院EPC2个,指挥部改造设计1个,共计产生3万余床位。


湖北省委书记、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应勇指出:方舱医院要坚持医院定位,坚持生命为重、救治为先。要争分夺秒地推进方舱医院建设,为防控疫情、开展救治提供强有力的硬件支撑,为实现新冠肺炎患者“应收尽收”提供重要保障。从2月4日起,中南院陆续承接了21个方舱医院,包含体育馆、展览中心、产业园等多类公共建筑改造,最大床位规模达到3600余个。


一个月,21座方舱,38个抗疫项目,中南院战果累累。这与近年来中南院强化战略布局、推进转型升级、推进专业化团队建设的努力是分不开的。疫情期间,整体抗疫抢建项目的统筹部门是医疗健康事业部。这个事业部成立于2019年,同期成立的还有铁路交通枢纽事业部、机场枢纽事业部、体育建筑事业部等,这些部门所涉及的都是中南院的传统优势和特色领域。医疗健康事业部成立后,致力于在专业化领域不断做精做细,打造拳头产品。此次也正是医疗健康事业部充分发挥统筹能力和专业优势,为建设新冠肺炎的医疗场所提供了重要保障。



战疫情,大灾面前彰显大义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武汉这座城市的人们经历了很多。中南院和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一起,以战士的姿态顽强地冲锋在抗疫的战场上。


接到雷神山医院抢建任务时,疫区中心武汉正处于病毒的集中爆发期,整个城市笼罩着恐慌的氛围。中南院的旁边就是武汉市第七医院,疫情初期,长长的等待确诊的人群队伍从医院里排出来,一直延续到街头很远的地方。


中南院设计人员的身边也不乏邻居、朋友被感染。他们冒着自己也可能被感染的风险,离开家门,第一时间赶赴项目现场。有一位出了门的设计师下楼时,正好看到救护车来接被感染的邻居入院。他说“自己当时腿都是软的”,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毅然选择奔赴工地。


重统筹,奋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7.99万平方米

1500张床位

2300名医务工作者

12天完成交付

这就是武汉雷神山医院


从雷神山项目开始,中南院的设计人员就陆续投入到各类设计任务中。只要一声令下,大家都毫不犹豫接手新的项目,而且不断有人自告奋勇加入进来。疫情期间,医院是医护工作者的战场,办公室和工地就是这些设计医院的设计师们的战场。在此期间,中南院人所展现出的英雄气概让人感动。


几十年前,中南院的老前辈们支援国家三线建设,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疫情当前,新一辈的员工接过前辈的旗帜,传承难能可贵的奋斗与奉献精神,大灾面前彰显大义。正是怀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怀着对生命的无限敬畏,他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战斗在抗疫抢建项目的最前线,出色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抗疫抢建项目!


2016年,李霆上任并主持全面工作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个历经磨难的中南院。为了让中南院延续历史荣光、迎来新生,李霆潜心思考行业发展的特点与趋势、谋划企业战略发展路径、大力推进企业转型升级。转型升级之路走到今天已进入第五个年头,中南院的合同额也从他接手初期的8亿元跃升至今天的近80亿元。企业的业务模式、生产模式和国际化“三个转型”与技术、管理、营销“三个升级”成效显著。


疫情之下,机遇也伴随危机而来。“后疫情时代”的转型升级之路,中南院将着力打营销战略、平台战略和产品战略攻坚战,进一步提高核心竞争力。疫情期间,长时间的封城、交通管制和人员的限制流动给设计企业带来巨大的业务停滞压力和复工需求。随之而来的,是居家线上办公的迅速兴起。中南院也在探索“线上+线下”办公模式、“线下产品+线上服务”或更具弹性的方式;虚拟办公将打破人员、空间的边界,使设计院成为没有边界的空间。



谋发展,清华中南双向联合


李霆于1980年~1988年在清华土木工程系学习。他谈到,“清华的教育使我受益终生。当年我选修了一门‘鲁迅文学作品选读’。老师说要读懂先生的文章,必须要读当时与先生论战的对手的文章。如同两个人打架,如果隐去一方的动作,只看另一方的动作就会觉得莫名其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课的内容我大多忘记了,但老师传授的思考方法却铭记于心。”

回顾他的工作历程,自1988年研究生毕业进入中南院,李霆已经在这里工作了30余年,从一名普通的土木结构工程师成长为公司总工程师,进而成为党委书记、董事长。“清华教导学生,行胜于言。不管是做什么,技术、科研、管理……都要踏踏实实地去做。前期的底子打得越厚、积累越深,后期才能做得越高、走得更远。”


中南建筑设计院的清华校友有老中青三代,是各个岗位的佼佼者,其中有“天下江山第一楼”黄鹤楼的总设计师向欣然,有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的企业中硫砥柱,也有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他们传承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清华精神,在各自的岗位上拼搏奋进,务实进取。


中南院与清华的合作也有很多。疫情期间,中南院与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陆新征教授团队合作,提出了临时医院排风环境影响的高效、低成本快速模拟方法,实现了临时医院的快速建模;还利用云平台的高性能计算模拟有害空气流动,为临时医院排风系统的总体规划提供参考。中南院还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庄惟敏院士团队合作,开展雷神山医院和多个方舱医院的室内环境参数监测,通过识别算法,优化通风系统和净化设备运行,优化医院的日常运行。


“从清华毕业后,我就进入中南建筑设计院工作至今。对于两者,我都有深厚的感情。清华的通才教育和能力训练,使我在工作中能触类旁通、抓住问题的关键。中南院‘创新创意、至诚至精’的企业文化与清华追求完美、精益求精的习惯是一致的。希望未来双方在技术、人才、项目等方面能够进一步深化合作、互利共赢。”


历史上有很多关键时期,都有清华人挺身而出。清华是大家眼中的“国之重器”,不管是在烽火纷飞的战争年代,还是今天的和平时代,总有清华人抱着赤诚之心,不忘报国之志。


“清华校歌中有一句‘立德立言,无问西东’,在我看来,这种道德品行和家国情怀,最适合概括清华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了解到,在此次疫情当中,全球的清华学子和校友也都奋战在抗疫或者科研前线,并且筹款募捐等等。大家都在为抗击疫情做贡献,这也是当代清华人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生动体现。”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无畏逆行,一往无前。借用《春天就在不远处》的词句:“天佑武汉、天佑湖北、天佑中华,荒芜是冬天埋下的一个伏笔;一阵惊雷过后,玉宇澄清之时,我们将迎来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愿疫情早日过去!日出雪融,春意渐浓。




(本文发表于《水木清华》2020年第3期)



640.jpg

李霆